每年六月起就进入英国的体育季,马赛、球赛、船赛接二连三举行,有些赛事有百年以上悠久历史了,逐渐也累积一些传统。以正在进行的 温布顿 网球赛而言,传统是穿白衣白裙,俄罗斯女将库妮可娃曾经穿短裤上场,哔哔哔!不行噢。

目前比较叛逆的女球员们顶多只在白裙底下穿搭其他颜色的小短裤来挑战温网传统,不然像网坛球王阿格西那样硬是不肯穿白球衣,就连续三年不能参加球赛。身为观众倒是不用挑战穿白衣的规定,只要别戴帽子观赛就行了,不然你可是遮住后排观众的视线。但是有别项温网传统,让人不想挑战,只想参与–吃草莓(港译士多啤梨)、喝香槟与品氏调酒(Pimm’s)!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

就像台湾中秋赏月要吃柚子一样,柚子正是盛产期,伦敦温网看赛要吃草莓,原因正是英国草莓正当时令。英国地处温带,夏天才是草莓的产季,平日英国超市可以买到的草莓多是西班牙等南方气候较温暖的国家进口的,品种也不同于英国的草莓,英国的品种颗粒比较小、呈圆锥状,英国人爱说英国种植的比较好吃,其实我也这样觉得,是品种的关係啦!这种品种类似很久以前台湾种植的「春香」草莓(有人吃草莓讲究到研究品种的吗?如果有麻烦分享现在还有没有种这品种)。

不同于亚州的吃法,英国人吃草莓要加鲜奶油。我看过网路上有人写草莓加炼乳、有人写加奶油,都不对,既使我写鲜奶油,也还要多加解释一下,毕竟是这种食材不是亚洲原生种,华文圈翻译名称也不统一,我先以台湾习惯的语汇简介一下:鲜奶油家族统称是cream, 是取自鲜奶上层含脂肪比较高部分,一般做酱汁或加在汤里的是 single cream 或就简称 cream,像浓牛奶一样;较浓稠的奶油称做 double cream,还是能够流动的液体,不停搅拌打入空气之后成霜状或半固体状,称做发泡鲜奶油 whipped cream,可以挤鲜奶油花、装饰在咖啡或蛋糕上,是亚洲最常见到的鲜奶油形态(港译忌廉)。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

更浓稠像奶油一样的称做凝脂鲜奶油 clotted cream,是吃下午茶时配司康 scone 的好搭档,其实这是用隔水加热法提炼出乳脂肪含量55%的奶製品,奶油 butter含水量是80%,因此可以长期存放。淋在草莓和夏季水果上的鲜奶油single cream 也经常淋在甜点(英国人叫做 pudding,不一定是台湾想像的鸡蛋布丁)上当做酱汁。

这样说起来草莓加鲜奶油实在没有什幺太特别的(没错,真的没什幺太特别的),但是英国人很爱,在16世纪的文学作品中就写过夏天要吃这道。温布顿会场特别强调他们的是肯特郡一级草莓,其实是因为肯特郡是英格兰南部最大的农产品生产地带,草莓几乎都种在肯特郡。因为这是温网的传统小吃,所以像脸书打卡一样,到温网吃草莓也是一定要的。(啊!我忙着排队买草莓,错过谢淑薇打球了,只捕获前搭档彭帅。)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

香槟是天然发泡的葡萄酒饮料,产在法国香槟区,比一般白酒贵,因此一直是上流社会的饮品、或是庆祝重大时刻的饮料。比起足球,网球也是中上阶级的运动娱乐,因此温网观赛者许多人是喝一瓶几百镑的香槟。不过荷包不丰也是有便宜一点的酒精饮料可选择–品氏酒。

在南英格兰特别受欢迎的品氏调酒,原本是由经营生蚝吧的Pimm家族发明的夏季饮料,配方与品牌转手卖了好几次,至今未公开食谱,只知道最先发明也是最受欢迎的这一款「一号杯 」产品No.1 Cup由琴酒为基底(就是市面上可以买到的瓶装 Pimm’s),饮用前加入柠檬汁与苏打水调配,再点缀草莓、小黄瓜、柳橙片、薄荷叶调味。色泽像是长岛冰茶 Long Island Iced Tea,但是柠檬味少一点、辛香料味重一点。有人说是感冒药水味,我也不反对,但是这药水喝多了也上瘾的,每年夏天都想喝。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

下次到温布顿看网球赛,也学英国人的传统吃草莓、喝品氏,才算是到过温网赛朝圣。完整的温网体验还要加上露宿、排长队买票入场、再排队买主球场门票,这种事可能上年纪之后就不想尝试了,但是吃草莓、喝品氏,没有年龄限制!(完)

温布顿中文官网

体验 温布顿 网球赛,ㄧ定要吃要喝这个啦!